克李思論:全球漢語熱是伴隨著中國的崛起,而2008的金融海嘯,更加助長了這個趨勢!本文的主旨是在探討所謂的中國式中央控制資本主義模式是否會取代美國式自由派資本主義模式。

新一期《外交》雜誌刊登了兩篇關於全球金融危機的文章﹐標題令人不安:一篇標題是《西方的衰落》﹐另一篇則是《中國模式的崛起》。

這兩篇文章包含了美國當選總統奧巴馬(Barack Obama)面臨的一個嚴肅卻又很少談及的戰略問題。金融市場的崩潰並不只是損害到了美國經濟﹐它還讓美國經濟模式因此蒙羞﹐從而可能削弱華盛頓在全球實施影響的能力。

曾出任過美國副財長、現為Evercore Partners董事長的羅吉•阿爾特曼(Roger Altman)在第一篇文章中寫道﹐“盎格魯薩克遜品牌的市場資本主義”被烏雲籠罩﹐美國金融體系被視為已經失敗﹐這對美國的道德權威可不是好事。

Associated Press
美國財長鮑爾森與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

相反地﹐中國卻在諸多方面得到了金融危機帶來的好處。實際上﹐由於中國金融體系受目前肆虐西方的債務問題沖擊小得多﹐中國在實體經濟上遭受的損害較小。

當然﹐由於對中國生產商品的消費者需求下滑﹐中國短期肯定會經歷衝擊。不過鑒於中國經濟整體受損程度不大﹐中國的相對實力將獲得壯大。拿中國積累的巨額外匯儲備來說﹐中國現在可以動用儲備﹐在西方經濟疲軟無能為力之際進行戰略投資。中國還更有能力向陷入困境的其他國家伸以援手﹐從而贏得伙伴關係﹔還可以繼續在全球範圍直接投資大宗商品和自然資源。

在獲得實際利益的同時﹐中國也開始擴大其政治影響力。由於發展中國家都目睹了西方金融市場的混亂動盪﹐他們很可能會認為中國那種中央控制的資本主義模式比美國的自由資本主義模式更有吸引力。目前的危險是﹐發展中國家開始向中國尋求經濟發展經驗﹐而不是像過去那樣從西方取經。

普林斯頓大學歷史和國際關係教授哈羅得•詹姆斯(Harold James)在《中國模式的崛起》一文中說﹐總而言之﹐我認為這意味著中國將發揮更大的影響力。

奧巴馬新政府將於下個月就職﹐屆時這些戰略風險將直接擺在他們的面前。有許多途徑可以減少美國利益遭受損失﹐但這些途徑都需要避免美國就此轉為內向──而且具諷刺意義的是﹐在與中國競爭全球影響力的同時﹐美國還需要和中國更為緊密地進行合作。

美國所遭受最嚴重的損失可能是無形的──美國經濟模式蒙受的羞辱。從里根總統開始推廣美國為“山巔閃光之城(shining city on the hill)”開始﹐經歷了柏林牆的倒塌和共產主義的垮台﹐再到美國在上世紀九十年代拉美債務危機中出手相助﹐以及近年來的股市熱潮﹐美國一直在引領全球走向自由市場、開放貿易和政府較少干預經濟的發展道路。

美國經濟模式的推廣也擴大了美國在中歐和東亞等地的影響力﹐這包括政治和經濟兩個方面。此外﹐這還推動了商品和資本自由流動﹐給美國經濟帶來了實利。

目前美國面臨的危險是﹐發展中國家可能會轉而遵循中國的政府掌控模式以及有管理的重商主義。儘管這一模式在中國行之有效﹐但也帶來了全球貿易和外匯失衡問題﹐使得問題更加嚴重。

而且﹐考慮到發展中國家可能會試圖效仿中國政府操縱貿易法規和外匯匯率的手段以保護自身市場﹐這可能會延長目前全球經濟下滑的局面﹐推遲美國經濟的復蘇時間。

當然﹐面對這些風險﹐奧巴馬政府有著一定優勢。奧巴馬政府應會發現自己比西歐領導人更容易施行持續性的經濟刺激政策﹐因為西歐還面臨著歐洲大陸政治制度不統一的障礙。單是作為新總統上任這一條﹐就是一個重建美國影響力的機會。

不過﹐單是這樣還不能消除上述戰略風險。如果美國衰落﹐中國就是最主要的潛在受益者。正是因為這一點﹐要限制經濟危機的沖擊﹐可能需要說服中國﹐令其相信﹐與借助西方的短期困境獲利相比﹐全球經濟普遍復蘇會給中國帶來更多的益處。

詹姆斯指出﹐這可能意味著美國應當努力更為直接地促使中國加入長期為西方所主宰的國際經濟體系。舉例說﹐如果七大工業國(G7)能夠納入中國﹐該組織討論全球經濟危機的意義就會大得多。

還可以促使中國更大程度地參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以此利用中國的外匯盈餘加快全球經濟復蘇。這樣做將給所有人帶來益處﹐而不只是有利於中國人。

不過﹐奧巴馬政府最大的挑戰將是抵制美國人在時下要求將重心轉向本土的自然訴求﹐避免美國變得更傾向於保護主義和孤立主義。那樣可能只會使全球問題的後果更嚴重﹐並把更多空間留給中國。

Gerald F. Seib

(編者按﹕本文作者Gerald F. Seib是《華爾街日報》助理總編兼華盛頓分社執行編輯。)

引用自>> 美國的危機 中國的機遇

Chris 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